缎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缎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家盘活信贷存量须有三个前提

发布时间:2021-02-22 16:49:55 阅读: 来源:缎类厂家

专家:盘活信贷存量须有“三个前提”

继6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后,7月5日,国务院办公厅再发“细则”———《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于国务院的这一思路,业界普遍认为,用好增量比较容易操作,但盘活存量的难度相对较大。在中国金融学会召开的“用好增量、盘活存量”专题研讨会上,与会专家提出,盘活货币存量需要妥善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加快金融改革的步伐;二是经济结构调整先启;三是更加客观、科学地对商业银行进行考核。  金融改革步伐需提速  国务院《意见》要求,综合运用数量、价格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组合,充分发挥再贷款、再贴现和差别存款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的引导作用,盘活存量资金,用好增量资金,加快资金周转速度,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然而,结构性改革并非一蹴而就。与会专家认为,金融机构可通过资产证券化等方式,实现盘活存量。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资产证券化是商业银行盘活信贷存量的重要手段,也有利于银行调整信贷结构和应对风险上升等挑战。  据了解,我国信贷资产证券化经过两轮试点,至今已历时8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制度安排和产品设计方面日趋成熟,已具备常规化发展的条件。但我国信贷资产证券化的规模有限,相对于数目巨大的信贷存量杯水车薪。2012年5月启动的资产证券化机制,相关项目推进整体缓慢,试点额度只有500亿元,占中国商业银行总资产的比例不到0.1%,无法满足商业银行的需求。连平认为,未来更好地发挥资产证券化在盘活存量方面的作用,需要加大推进资产证券化的力度。  上海重阳投资总裁王庆表示,盘活金融资产核心问题是确定准确的资产价格,最终达到提高实体经济到期投资回报率的目的。所谓盘活存量就是要发挥金融市场价格发现的作用。只有存量活了,价格信号才能准确,金融自然会支持实体经济。但是,这需要以中性的货币条件为前提,只有在中性的货币条件下,无论是银行还是企业才有动力做存量调整,做“减法”而不是“加法”。  王庆坦言,发挥金融市场的价格作用,需加快推动利率市场化,没有利率市场化很难进行金融资产的准确定价。因此,盘活存量,除了金融体制的改革,在资本市场方面,更多地是技术安排。而资产证券化,关键之处也就是估值定价的问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张承惠则表示,“商业银行存量结构的调整要与资本市场的改革相配套。资本市场需要一系列的配套资金,需要宏观调控部门和不同金融市场之间充分协调,需要有更好地统筹。”  盘活信贷存量需要发挥民间资本在资源配置方面的积极作用。对于如何进一步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让更多的民间资本进入到金融业,连平认为,以国有资产为主导的银行体系在短期内很难改变抓大客户、做大项目,做大资产规模的经验模式。“在部分小微企业发展较快的区域,应积极吸引民营资本进入地方性或中小型银行类金融机构,在引进资本的同时引进新的经营和管理理念。”  此外,在加快金融改革的同时,也要合理把握金融市场化改革的节奏。中国银行战略规划部副总经理宗良提出:“需要缓解改革对金融机构的冲击。”他建议,进一步完善监管指标和监管方式,支持有条件的银行更大程度地“走出去”。  盘活存量:经济结构调整先行  盘活存量,特别是盘活信贷存量,根本在于经济结构调整。如果只在调整方式等技术性手段上做文章,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对此,中国金融学会理事、人民银行货政司司长张晓慧认为,经济结构决定金融结构。“盘活存量根本上还有赖于经济结构调整取得实质性进展。”  国家开发银行业务发展局局长刘勇称,当前情况下金融风险源于宏观的风险,对于银行来说分析宏观风险非常重要。倘若中国经济下滑,哪家银行都在劫难逃。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在淘汰落后产能时,也要帮助一些有前景的企业渡过难关。  宗良也表示,升级版的中国经济,调结构是最重要的主题词。调结构意味着要消化产能过剩,告别投资主导经济的模式,将更多的资源放在内需拉动方面。“从中长期看,当前我国经济正处在趋势性下降和周期性回稳相交织的特殊阶段。‘盘活存量、用好增量’则意味着倒逼金融机构去杠杆,挤压融资平台,淘汰落后产能,有助于培育新的增长动力和竞争优势。”  提高容忍度腾挪更多信贷空间  当前,金融运行总体稳健,但资金分布不合理问题仍然存在,在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同时,金融业自身也需要做好转型。  中国银行提供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当前我国金融结构不合理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结构不平衡。今年前5个月,非金融企业通过股票及债券融资金额仅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的14%,占比非常低;二是银行表内和表外业务增长不平衡。截至2012年末,存续银行理财产品资金金额达到6.7万亿元,同比增长64.4%,远远高于银行表内资产的增长速度;三是银行表内信贷的客户结构不平衡。当前银行贷款以大中型企业为主体,中小企业占比依然较低。根据央行金融机构投向统计,2012年人民币信贷余额为67.3万亿元,对大中型企业贷款余额为55.72万亿元,占比高达82.8%。  在分析上述数据后,宗良指出,商业银行在“用好增量、盘活存量”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不良贷款增加的情况,要从政策上加大对这一方面的支持力度,更加灵活地处理不良贷款有助于为未来的信贷腾挪留出空间。  张承惠认为,造成现在实体经济疲弱的原因主要是结构性因素:一是中国金融结构存在比较严重的缺陷,资金错配现象严重;二是产业失衡严重,实体经济企业盈利能力大幅度下降,企业投资意愿很小。在这种情况下,企业经营环境趋差,意味着银行运营环境也会变差。商业银行应该提前做好准备,未来有可能找不到合适放贷款的项目。  据中国银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3688亿元,同比增长13.13%。净息差为2.57%,较上年末下降0.18个百分点。同时,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达526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336亿元。这是自2011年第四季度以来,不良贷款余额连续六个季度反弹。一季度,不良贷款率为0.96%,略高于去年年末的0.95%。拨备覆盖率为291.95%,继续维持在较高水准。  张承惠建议,在特殊时期,对不良贷款率的反弹要给予更多的宽容度,可以为商业银行盘活资金存量提供更大的政策空间。可以从坏账核销程序的改善和降低前置条件入手,也可以考虑用掉一些拨备,改善现有银行的经营条件。  张晓慧提出,在结构调整过程中,也要适度容忍商业银行资产质量阶段性变差。“由于盘活存量的过程相当痛苦和漫长,难免会出现坏账,包括不良率和不良额的上升。对短期效益的下降,要有一定的容忍度,要用中长期的眼光来看待和思考问题,更加科学地考核银行经营绩效,允许先抑后扬。”  货币当局、监管部门要加强对商业银行的引导,提供激励相融的政策环境。引导金融机构主动完善资产负债结构,加强流动性管理,抑制杠杆过度上升,改进和完善考核机制。  “这里面有个分层考虑的问题,对注重提高发展质量、重视内部挖潜的金融机构,要给予相应的政策鼓励。要完善相应的核销机制,给商业银行更大的资产负债调整空间。要创造一个加快结构调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社会舆论环境,打消那些寄望于可以不断进行快速规模扩张的心理预期,把心思放到踏踏实实搞结构调整上来。”张晓慧强调。  张承惠也建议,调整目前银行业高管的激励约束机制。“股东对商业银行盈利近乎苛刻的要求,在很大程度上迫使商业银行愿冒高风险从事风险利润高的活动,而这些活动要么就是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要么就是抬高实体经济的成本。所以这一块要从财政部和大股东的角度有一些政策。”她表示,“调存量不仅是商业银行自己的事情,也不仅是人民银行的事情,它背后还有一系列的制度改革的问题。”

尚浩宇教育怎么样

浩宇公考

浩宇教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