缎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缎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中国第一代教授不能忽视的中国女画家任之玉-【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37:54 阅读: 来源:缎类厂家

艺术市场是一个神秘的魔方,具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当北京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艺术品交易中心之一的时候,许多早已从人们视线中消失或淡忘的人与事,突然间重新又闯进了你的眼帘,勾起你无尽的感慨和惆怅。

秋熟的苏北 任之玉

傣族姑娘 任之玉 1957

任之玉就是这样一位历史人物:她是新中国培养起来的第一代艺术教授,我国著名女油画家,其洒脱的笔触,烂漫的油彩,曾经为新中国的油画事业涂抹过亮丽的风景;她为艺术而执着的追求,与命运抗争的不屈个性,常使人联想起在中国油画历史上另一位传奇女油画家潘玉良。如此个性鲜明的艺术家,人到暮年仍然雄心不老去闯西方世界,却经过了20年在社会底层的苦苦挣扎,饱受车祸之苦和感情打击的任之玉先生,如今风烛残年,依旧异域飘零,独处澳大利亚悉尼的一家养老院中……

近日,北京的一位艺术收藏家忽然拿出了上百幅任之玉先生的旧作,并且举办了“任之玉画展”,这才使许多人知道了任之玉这个名字,而更多的中青年艺术学者和专家们在感叹任之玉艺术魅力的同时,对于这位具有浓厚传奇色彩背景的女油画家情况,依旧是茫然。

一、永不向命运低头的女人

任之玉是一位有着男人般硬朗性格的女人。她曾这样评价自己说:“我不喜欢扎在女人堆里,爱和男兵们打球、骑马、打枪,豪爽而痛快。”其实,当我们回顾任之玉的生命轨迹,她这种爽快而倔强的个性似乎是天生的。

任之玉出生在北京的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祖籍河北宝坻县(现属天津),祖父是清朝的拔贡,父亲任佩章是北京师范大学生物系毕业生,在北京蒙藏中学(即今民族学院附中)任教。她的姥爷是位中医,在北京前门外执业。1932她出生时,家住北京西单背阴胡同。在她13岁的时候,生母去世,之后她和继母的关系似乎并不融洽。

她之所以能够读高中、上大学,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她在一篇自述性文章《一个女画家的故事》中写道:“爸爸娶了继母。初中毕业后,父母不肯花钱供我上高中、大学了,要我工作,或去管吃、住的师范学校,我曾去天津考了两家师范学校,都被录取。后在北京又考了国立艺专美术系 (校长徐悲鸿),因为成绩好,有奖学金,每月两袋面粉,起码的生活费够了。”

我国著名油画家戴泽先生回忆说:“解放前,任女士是国立艺专学校的学生,一个身材窈窕、寡言少语的小姑娘。”然而,这个看似性格沉默的任之玉,内心永远怀着激情和探险精神。1949年,身为艺术院校的女生,任之玉出人意料地去参军当兵。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而任之玉12月初就已经抵达了重庆。她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战士,参加了解放重庆的第一梯队。当地群众看见她这样的女兵,都十分惊奇。随后,她跟随二野转战大西南。

1954年任之玉转业,就读中央美术学院。1959年毕业后,执教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近30年,任油画系副教授,1987年退休。

任之玉的感情生活跌宕,婚姻不幸。据我了解,她结过三次婚,又离了三次婚。

与第一任丈夫生下一个儿子后,1970年任之玉下放到河北。她说:“在舆论的压力下,1972年我去江西跟正在下放劳动中的丈夫办离婚,当时哪里都管得很严,也没有见到他本人。”(见任之玉:《四十年个人大事记》)当时,知识分子下放劳动是很普遍的情况,但是,像任之玉这样离婚的人,并不是很普遍——按照中国的传统理念,更多的夫妻选择了共同承担苦难的生活。

第二次离婚是在1985年。她回忆说“离婚这个冬天,寒流来得特别早,我住的破旧房屋难以抵挡呼啸的寒风,我病弱的身体无力安上炉子生火取暖。幸亏,作为画家的我还有些名气,朋友慕名来访,看我如此惨境,主动帮我安上炉子才免于冻死,正是‘天不绝我也’”。(见任之玉:《四十年个人大事记》)

任之玉非常希望了解西方发达国家。这种情愫应该与她一辈子所从事的油画艺术有关。中国油画是舶来品,油画艺术的发源地以及艺术高峰均在西方,这是不争的事实,作为中国知名的女油画家任之玉。为了能够前往西方油画圣殿朝圣,她50岁左右开始学习外语。原来想去英语国家,就自学了三年英语;1983年因为有可能去法国,又自学了三年法语。年过半百的女人,能够拥有如此顽强的学习毅力,的确是罕见的。

1987年,在新加坡文化协会的邀请下,恩师吴作人给她写了推荐信,任之玉前往新加坡成功举办个人油画展览,并开始应聘在新加坡南洋美术学校教学(1988—1989)。这所学校有50年的历史,在东南亚很有名气,开办有美术系、实用美术系等,学生共2800人。她在那里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新闻媒体大量报道,使她很快成为了新加坡艺术界的名人。这是晚年的任之玉最美好的回忆。

1989年她去了澳大利亚,从此,按照任之玉自己的话说“为生存,洒满胸前都是泪”的苦难生活。

无论任之玉先生自小对求学的渴望、入伍参军,进而去了西方,甚至于她每一次婚姻的重组与破裂,都能够感受到她对新生活的憧憬与向往,都是进行着一场与自己命运的抗争。而所有的这一切努力,其核心的内容无非是如何保护好自己进行艺术创作的条件(如在“文革”中)和开拓自己进行创作的环境(去国外)而已。

所以说,她是一个能够把自己生命完整地奉献给艺术的女人,看似坚定而顽强,其实很脆弱。我从她的文章和她昔日同学的话中,也感受到了她对艺术和生活的痛苦与无奈。

二、任之玉的艺术经历

研究任之玉先生的艺术,重点应该放在中央美院时期。在这里,任之玉不仅接受了中国最顶级也是最完善的现代美术教育,并且执教油画30年,是新中国第一代油画专业毕业的高才生,也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艺术女教授,这就是她的历史定位。

从目前掌握的资料看:1954年她考取中央美院油画系第一个本科班。这个班级共十人,同班同学有:闻立鹏、朱乃正、妥木斯等。大一时,指导教师为李斛、戴泽;大二时指导教师为韦启美;大三时指导教师为艾中信、董希文;大四时指导教师为王式廓、吴作人;大五时专题创作指导教师为王式廓。1959年毕业后留校任教。

她在中央美院学习期间是一个非常受关注的学生。这不仅因为她是人数极少的女生,也不仅因为有参军当兵的革命经历,更不在于她有高挑的身材和姣好的容貌,而在于她学习勤奋,成绩突出。她自己在回忆文章中说:“在中央美院油画系继续学习,先后接受了徐悲鸿、齐白石、吴作人等先生的教导,学习成绩全部优秀。”

1957年6月到8月,任之玉为毕业创作前往云南边疆地区采风,创作了大量的写生作品。这是我们观察作为上世纪50年代中央美院高才生真实水平的难得机会。所幸,这批作品被保留了至今。

关于任之玉在国内时期创作的作品,有个情况必须记录下来:大约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不知什么原因,有大量任之玉的作品包括布面油画、纸板油画、速写、水彩等,被当做废品垃圾卖给了农民工。这些废品垃圾本来是要送去造纸厂的,结果被某位有心人从农民工手里收购了。后来,这批作品被加价“倒”卖了几次之后,终于被我朋友收藏了。

我曾经观看了这些作品,数量有上千张之多,少部分有签名,大多数是她各个时期的写生作品,时间跨度是20世纪 50年代到80年代。这其中就有1957年6月到8月任之玉前往云南边疆地区采风作品。有一张《傣族姑娘》的彩墨作品,画面是一傣族少女,依树而立,寥寥数笔,神采飞扬,充分展示了任之玉早期创作的艺术水准。

或许只有亲眼观赏过这批作品的人才能真正感受到任之玉创作之勤奋,因为 50年代到80年代是中国政治运动最频繁的时期,而她却能够一心扑在艺术上,实在难能可贵。更为幸运的是,这批作品似乎得到了“上帝的恩宠”而侥幸存世。不然的话,它们早已经化为了造纸厂的纸浆了。

任之玉喜欢旅行,她的足迹遍布祖国各地。1961年罗工柳先生带领油画研究班去了新疆,任之玉从此对新疆有了格外的兴趣。1964年任之玉再赴新疆,在塔什画了坐在花丛中的塔吉克新娘。任之玉说她是这一带最漂亮的新娘。这幅写生作品也被幸运地保留了下来,我给它起的名字就叫《塔吉克新娘》。

1966—1976的“文革”十年期间,任之玉说自己基本没有画画。她说自己“也没有教学,只搞运动,全国都很乱。到处都是大字报、小字报。我也得写大、小字报。”她参加了大串联,去了上海、杭州。1970年下放去了河北的磁县,就是中国三大民窑磁州窑的主要产地。

粉碎“四人帮”后,任之玉任教于中央美院附中、中央美院第三画室。

中央美院第三画室的教员有詹建俊、罗尔纯、任之玉、毛风德、朱乃正等先生,毕业于三画室的学生有夏小万、谢东明、刘小东、喻红等,现在他们都已经是中国油画的名家了。

以目前看到的作品来归纳,任之玉50岁以后的油画作品主要是人物肖像和花卉作品。她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国内举办多次展览,朱德的夫人、全国妇联主席康克清,国防部长张爱萍都曾经参加了她的画展。但是,那时期中国艺术市场还没有红火起来,所以任之玉的画展对社会影响不大。

1987年任之玉前往新加坡成功举办个人油画展览,期间,应邀为新加坡各界知名人士画人物肖像,两个月得画款2万多元,这在当时已经是相当高的收入了。

任之玉作品除了海外的收藏情况不明外,目前国内主要有北京的极少数收藏家收藏了约一千余幅任之玉先生的油画、素描、水彩和水墨等作品。2008年四川汶川发生大地震后,北京的收藏家赵庆伟先生捐赠一张小幅任之玉速写作品送拍卖,成交价为3万元人民币。

三、风烛残年的任之玉

1989年10月,年近花甲的任之玉先生孤身一人前往澳大利亚“闯世界”,从此经历了她一生最为辛酸、尴尬和痛苦的岁月。我仔细阅读过任之玉先生在澳大利亚所写的日记,可谓是满纸琐碎事,一把辛酸泪。

她在澳大利亚的前三年(1989—1992)主要是为了生存而奔波。“生存”二字在澳大利亚非常简单,就是想尽各种办法去赚钱,却仍然难以糊口。

她在中央美院附中时教过的一位学生,介绍她去悉尼大市场卖画,“第一周他让我交租金160元,第二周让我和别人一样交200元。这样一来我一周只剩下几十元了。”

“胡先生来收(房)租,要我交200元,我说请他照顾一下吧,老师既已开口,总该给点面子,而他却不客气地说,要是我少交就得他掏钱补上。这是谁都不会相信的谎话,他仍然照收不误。对钱的事如此态度,我的心颤抖了,下周绝不再来了。”

她去悉尼街头摆摊为游客画肖像,中国去的年轻画家跟她抢生意,还冷嘲热讽刺激她。“结果这天是(英国)女王生日,游人很多,他们每人收入200元,我才70元,三分之一都不及,白等着画不上,滋味太难受。”

有个三流的艺术品经纪人替她卖画,计较到一元钱以下;她没有收入付不起房租,被华人房东骂……

最为悲惨的是,她为了加入澳大利亚国籍,能够得到每周50元的养老金,嫁给了一位比她小11岁、而且非常粗鲁的外国人Colin,过着佣人一般的生活。这是她的第三次婚姻。Colin不仅“贪污”了任之玉每周50元的养老金,还私偷任之玉的画出去卖。Colin不懂艺术,把任之玉的油画每幅贱价到大概10到 20元左右卖掉。任之玉后来做了统计,Colin共偷了她17张油画。1992年,在澳大利亚华人社团的帮助下,任之玉与Colin离了婚。

不幸的事发生在1991年9月21日,任之玉因严重的交通事故受了重伤,住进医院。起初是昏迷,随后有三个月时间不省人事,十个月后才出院。她患了严重的失忆症,过了两年后才开始渐渐恢复。因为任之玉过马路闯了红灯,所以在这起交通事故中负有责任,法院只判给她很少的赔偿金。

离婚后的任之玉先生住进了悉尼附近的新州安老之家,是香港移民何女士开办的养老院。她的房间只有3.46x2.65米,只能放张单人床。后来她搬到了澳人安老之家。这里她的房间是5.6x3.84米,她感觉“很满意”。她在11月23日的日记中写道:“每人两个星期交费323元,我两周寄来355元,应找给我 32元。”

自从任之玉先生因交通事故受了重伤以后,很少与人来往。

我见过她于2005年12月25日写给韦启美先生的一封信,说“我不出去”,“我现在走路特别慢”,并转述朋友劝她把画册寄给克林顿夫人等语。

我了解的这些“最新”情况,也已经是她老人家几年前的事了。今年“十一”国庆期间,澳大利亚的侨领纷纷回国参加北京国庆观礼。我曾经向一位澳大利亚侨领打听任之玉先生的近况,但是这位侨领家住在墨尔本,不熟悉悉尼的情况,也不认识任之玉这个人。

在此,祝愿这位与自己的命运抗争了一辈子的中国女艺术家任之玉先生,晚年幸福!

热血武林下载

横扫千军单机版

造梦西游ol手机版

谋三国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