缎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缎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商业案例盛大的模式困局(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25 13:59:40 阅读: 来源:缎类厂家

商业案例:盛大的模式困局

商业案例:盛大的模式困局 MBAChina   2013年3月,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涌向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反对者称:“侯小强不懂管理,脱离基层”,亦有人说:“侯小强压制子公司成长”。而侯反驳称:“我所遭遇的非议,都在颠覆我所认知的常识”。

令侯小强深陷漩涡的是盛大文学旗下全资子公司起点中文网创始团队的离职。

3月1日,盛大文学作者大会上,侯小强陆续收到起点中文团队正在拉拢作者与编辑,准备辞职的消息。随后,盛大、盛大文学以及起点中文创始团队三方未能达成妥协。3月17日,侯小强则发布“条件不限,待遇从优”招聘编辑及主编的消息,起点中文创始团队离职已成定局。

3月22日,起点中文创始团队多数成员正陆续办完离职手续,不过,起点中文创始人吴文辉还在病假中,等团队最后全部离职后,他亦将最终离开。

“盛大文学处于‘失控’,野草般自然生长,年景好时,一切都会顺利,但秋天时,它便难以往前。”一位起点离职高管说。

祸起

盛大文学的“萧墙之祸”简言之在于“先有起点中文,后有盛大文学”。

2004年,盛大网络上市,盛大网络董事长兼CEO陈天桥荣登中国富豪榜首。彼时,他曾向数千员工慷慨陈词称如果盛大网游业务保持前5年100%以上的年复合增长率,10年后盛大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娱乐公司。为了实现如此目标,同年10月,盛大收购起点中文网正式进入网络文学。

2005年,陈天桥尝试将一款基于PC架构的“盛大盒子”,打造成连接互联网与电视屏幕的娱乐应用整合载体,以网游为起点,横向发展音乐、电影等内容,纵向挖掘广告、短信、版权交易等商业模式。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作为盛大集团全资子公司,专注于网络文学的起点中文成为“盛大盒子”战略中的“孤子一枚”。与盛大收购酷6这类“清场式”收购不同,起点中文创始人吴文辉及团队在收购后并未退出,而变身为职业经理人,并且依旧保持着起点中文的绝对经营权。

今年春节前夕,一向淡出媒体视野的吴文辉陆续浮出。谈及那次收购,吴文辉感慨的说:“盛大和风投的估值让我们突然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原来有那么大的价值,但十年后回想,当时还是被低估了吧”。

2008年7月,盛大又收购红袖添香,并迅*立盛大文学,时任新浪网副总编的侯小强空降盛大成为CEO。陈天桥为侯小强的到来,举办了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并称“五年前的唐骏他只是一个人,五年后的侯小强,在他身后站立的是一个完整而专业的团队;五年前的唐骏他是客人,我是主人;而五年后的侯小强,他是主人,他是首席执行官,而我是股东”。

“完整而专业的团队”指的就是起点中文与吴文辉团队。侯小强成为盛大文学CEO,也成为起点中文网董事长,而吴则成为盛大文学总裁。而3年前,为更精于产业链布局与执行,侯小强提名吴文辉再次成为担任起点中文董事长,而盛大文学董事会则由陈天桥、邱文友/侯小强三名董事组成。盛大文学董事会下,还有协调子公司业务的管理委员会,其成员构成主要是盛大文学管理层及各子公司负责人。

成立后的盛大文学开始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收购,并最终形成今当下的业务格局,其拥有全资控股或部分控股子公司多达13家。作为盛大文学CEO,侯小强给自己定位则是“服务者”,“我从来不去各个子公司给人指手画脚,我就是一个服务者”。

陈天桥与侯小强制度安排的初衷在于令各子公司专注于内容生产,而侯专注于品牌、渠道及营销体系建设,以及打击盗版、产业链布局等涉及盛大集团层面的大问题。

但侯小强对自己“服务者”的定位却并未得到起点团队的认可,一位起点团队成员坦言:“用侯小强是错误的决策,但也是所有错误决策中最正确的一个”。在一些起点离职员工看来,盛大文学的商业模式在战略上迟早会出现母子公司的利益对峙,应该采纳强人政治以铁腕管理,但侯小强的“服务者”定位却难以介入到各子公司具体的内容生产领域,于是他干脆对子公司放任自由。这一做法的优点在于令子公司能够专注内容生产并野草般生长在其治下,2008年盛大文学营收仅4000万,而2011年,这一数字已突破7亿元。

“盛大文学是以资本为纽带的一家公司。既有资本的要素,也有职业经理人与创业者的分歧。”侯小强坦言,“这是个十分复杂的管理模式”。

除了管理模式的复杂之外,起点团队与盛大文学亦存在文化冲突。盛大文学旗下文学网站榕树下总经理张恩超,2008年曾在起点中文短暂任职,。张解释说:“起点团队很多创业者,可能大学毕业就来了这家公司,没有去其他公司呆过,这也可能在文化上会有冲突”。盛大文学筹备初期,起点团队仍保持着独立运营,伴随着其他业务的逐步成长,起点原有的强势地位逐渐式微,这在客观上加剧了两个团队的文化冲突。

失衡

3月22日,余波稍平后的侯小强情绪舒缓许多。这一天,盛大文学旗下6位作家出现在湖南卫视《天天向上》的节目里,几家靠盗版维生的竞争网站亦被关闭。最让候兴奋的莫过于起点中文正式接入支付宝。

这一简单举动其实颇为不易。自2004年纳入盛大体系以来,起点中文一直“拒绝”接入国内其他第三方支付,而仅采用盛大集团的“盛付通”体系。这亦是起点中文、盛大文学及盛大集团三者矛盾的最集中体现。“使用集团的支付渠道收费需要交纳20%的高额手续费。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是却是完全符合逻辑。因为当时盛大希望盛大支付可以上市,所以拼命做大盛大支付的流水和业务。在对外开拓不力的情况下,对内剥削成为了必然”。 一位起点离职员工称。

2004年至今,盛大已陡然生变。2011年底,盛大网络启动私有化并于2012年初完成,业务收缩随即加速。网游传媒板块中,盛大将成都吉胜以8000万元价格出售;拥有2000万用户、2011年曾创下4.6亿元营收、净利润高达1 .92亿元的游戏平台边锋则被盛大作价32亿元出让给浙报传媒;曾被寄予厚望的前瞻研究机构盛大创新院亦不复存在。曾经的“盛大盒子”战略也折戟沉沙,盛大则由以往的开发型公司向投资性公司转变。

北京注册公司

候车厅降噪

缅甸物流公司

石岩激光焊接加工

弯月飘车

罗湖发电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