缎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缎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巴西专家足球世界谁都没法装得像处女般纯洁[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8 16:46:30 阅读: 来源:缎类厂家

新闻背景:5月28日,布拉特在国际足联大会开幕仪式公开讲话称,前一天发生的丑闻让“足球蒙羞”,但他同时拒绝对这些事件承担责任。这也表明29日的国际足联大会将如期举行,他本人也会按照计划参加主席的选举,并很有可能第五次连任。

“我才XX不在乎!老子才XX不在乎!”这段“诗意”的话语出自前巴西足协主席里卡多·特谢拉之口。每当有媒体提到针对南美足协的新指控时,他都会如是回答。每一次无论情况有多糟糕,官员们总能化险为夷,平安回家。

久而久之,我们深知只要进入了这个高端人脉圈,你就能无法无天地私饱中囊,即便警察知情也不会轻举妄动,因为他们也属于圈内人。

足协总能在“或公或私”间自由摇摆,当有生意需要经手时,他们是决定独家经营权的政府部门;而当公共法律条款危及到个人利益时,他们又承认自己是私营企业(非政府组织)。直到FBI突袭苏黎世,“老子才XX不在乎”的时代才让人看到了黄昏一刻。

周三抓获的一批官员,可能只是一些一些弃车保帅的牺牲品。想凭借一盘录音带和几个慌乱的官员,就此来清理整个机构的龌龊,还远远不够,真正的幕后大人物不会如此轻易显形,哪怕是美国老大哥出手。

感谢美国,向全世界普及了他们的银行、引渡条款,想举办世界杯的决心,以及他们在足球世界没什么朋友的事实。还有瑞士政府,他们正在用尽全力昭告FIFA:爱去哪儿去哪儿!苏黎世不欢迎你们!当然别忘了那些赞助商,面对任何危机,他们通常都低调沉默,继而在背地里予以施压。这些都是影响布拉特做出改变的因素,但似乎对他的主席位构成不了实质性的威胁,因为选举压根不讲道理。

“无所不能”的美国政府对国际足联进行卧底排查,想要在政治影响力下降的时刻,借足球提升国际影响力的想法已经酝酿了不止一两天,一直等待着合适时机出手:毁掉国际足联,重新建立或者扶正一个足球机构,以“信誉”和“尽量廉洁”之名(足球永远不可能与腐败一刀两断)。

如今,在南美地区垄断电视转播权的霸王条款可能将一去不复返,但这并不意味着国际足联将就此还原清白身,谁都无法保证国际足联内部“卖选票”之类的破事不会重演。

我很悲观地认为,目前的高调排查,只能清算目前现存的腐败,新的腐败会用另外一种方式滋生。上世纪70年代,当前主席若昂·阿维兰热将国际足联变成一部印钞机时,所有人都还只是单纯地担心“比赛被操控”,当时的人们或许没想到和足球有关的权力机构绝不只有“操控比赛”这一项谋财方式,道高一尺魔总能高一丈。

回到此次事件中,我们不难发现,欧足联以占据道德高点的角度来不停补刀。就足球权利竞争而言,我们似乎都太喜欢于用欧洲思维来思考世界。欧洲足球是世界足球的楷模:他们先进、民主,象征着明天。不过,当世界一味地模仿欧洲,才是真正的灾难。

欧足联本身也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圈子,他们一直期望能将自己的权利凌驾于或者至少同等于国际足联,这么做的目的无非也是谋取更大的利益。而且他们还会借“民主”之名在全世界传播价值观,其实他们在欧洲以外的地方,同样不干净,或者说更不干净。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此时登台威胁,欧洲球队将集体缺席下一届世界杯的做法,其本身也是一种以暴制暴的“流氓”行为。欧冠和欧联杯的转播权难道就一定“纯洁得像个处女”?普拉蒂尼的儿子目前还领着卡塔尔人给的工资呢。

在足球世界中,有罪的恐怕绝不是国际足联一家。像特谢拉和其他几名监狱内的高官绝不是从天而降的,他们大多是通过“走关系”一步步走到了权力的巅峰。即便国际足联得到清洗,而本国足协毫无作为,几年后另一个贪婪的国际足联又会孕育而生,此时难道你还能再指望FBI或者瑞士政府出面?在大声责骂国际足联的同时,有没有想过是什么造就了国际足联的腐败?

目前主要的指控聚焦在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和南美足协身上,倘若此次审判是动真格的,那绝对应该在每一个大洲蔓延。请不要轻信那些以为几份录音和财务报表就能够扳倒布拉特的言论,因为与此同时,在西班牙、比利时和俄罗斯,很多参与腐败的部门可能正在毁尸灭迹。

耐克,就和前美国足协主席查克·布拉泽(此次事件的主要告密者之一)一样,常有低调公关的作风。甚至前巴萨主席桑德罗·罗塞尔也有可能参与过一些案件的运作。别忘了他曾是耐克CEO,当初和巴西足协签署协议时,“有权利为国家队安排出场阵容”的条款也写在了一份阴阳合同中。只要有心排查,那么目前的新闻或许都只是前菜,最终或都因为涉及部门太多而不了了之。

我不敢保证此次丑闻曝光后我们将重新拥有美丽足球,因为仅仅情理FIFA一个部门还远远不够。重建永远是改革中最难的部分,和特谢拉不同,我们都需要证明,或者看到证明:我们在乎足球。(特约评论员:Mauricio Savarese 翻译:朱渊)

作者Mauricio Savarese简介:曾任巴西版《442》杂志主编、巴西雅虎体育新闻总监,世界著名体育作家,巴西《环球体育》著名专栏作家、UOL高级政治记者,路透社高级体育作者,著有《银河战舰?十年》,《巴西足球A—Z》等。

广州欧莲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嘉盛科技有限公司

泉鑫二手注塑机

河北拓荒牛餐饮服务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